一帶一路與奧港澳台合作法律問題研討會



2016年12月9日,在廣東省惠州大亞灣區參加由廣東省法學會指導,廣東省法學會港澳法學研究會與惠州法學會主辦,惠州大亞灣區法學會承辦的「一帶一路」與奧港澳台合作法律問題研討會。此次參加的學者專家遍及學術界與實務界,討論熱烈,與會的佳賓超過一百五十多名,可謂盛況一時!
本次研討會專題發言的議題主要集中在「奧港澳台法律合作」與「廣東自貿區發展」的相關焦點。
蕭律師根據實際曾經承辦過的跨臺灣海峽法律爭訟案件,撰題為「廣東自貿區的無限商機與法律風險─從一個跨海詐騙案談起」的論文,並在本次研討會上台報告發表。透過跨臺灣海峽的法律爭訟實際案例,將我們學會所推廣法律風險管理的理念介紹給本次研討會與會的學者專家,呼籲廣東自由貿易區在逐利的過程當中,也要注意法律風險的管理。聚焦於經濟發展是一條腿;而正視法律風險管理並建構法律制度是另一條腿,有了二條腿,廣東自由貿易區的發展才能穩健前行,可大可久,造福大眾。透過此次報告,我們學會所推廣法律風險管理的理念獲得了與會學者專家很大的迴響。

 

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的實施範圍有116.2平方公里,涵蓋三個片區:廣州南沙新區片區(含廣州南沙保税港區),深圳前海蛇口片區(含深圳前海灣保税港區),珠海横琴新區片區。而其功能劃分,按照區域布局劃分,廣州南沙新區片區重點發展航運物流、特色金融、國際商貿、高端製造等產業,建設以生產性服務為主導的現代產業新高地和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綜合服務樞紐;深圳前海蛇口片區重點發展金融、現代物流、信息服務、科技服務等戰略性新興服務業,建設金融業對外開放試驗示範窗口、世界服務貿易重要基地和國際性樞紐港;珠海横琴新區片區重點發展旅遊休閒健康、商務金融服務、文化科教和高新技術等產業,建設文化教育開放先導區和國際商务服務休閒旅遊基地,打造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新載體。由於在商業經營與經貿往來規劃且採行了種種創新且自由開放的新策略,進入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的廠商無異於取得進入大陸廣大內地市場的入場券,如再透過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則更得以和世界各國的經濟脈動與市場連線。因此,在可預期的將來,廣東自由貿易區必將吸引世界各國、各經濟體、各省的資金與人才湧入,創造無限的商機!
然而,並不因此就代表在自由貿易試驗區內所有的交易都是安全可靠的。事實上,就因為自由貿易試驗區是新創建的,且在自由貿易試驗區內進行的交易速度快且量體大,帶動大量的人流、物流,與金流,所以更有可能產生弊端。而所有的弊端最終都將以法律風險的形式出現,如未能妥善處理解決,則不法份子見有機可乘,接二連三,一再施行犯罪手法,必將嚴重破壞自由貿易試驗內正常的交易秩序,阻礙自由貿易試驗區的健康發展與整體的經濟成長。
在自由貿易區內所產生的法律糾紛,其具備的特性有:(一)所牽涉到的法律主體很有可能是不同省份、不同經濟體,甚至是不同國家的人民。(二)彼此橫跨的距離非常遙遠。(三)各法律主體所適用的法律不同。(四)調查取證且有相當的因難度。(五)文書認證與訴訟進行耗時甚久。
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固然有中國國務院所發布的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可資遵循,然而該總體方案係較上位階的原則性指導方案,對於如何處理法律爭議的具體細節,以及就實際所產生的犯罪問題如何因應,尚未嚴謹及完整地提出方案。就如此諸多急待彌補的空間與誤區,仍需由負責的機關與單位,及早規劃與建立制度。否則,一旦法律風險實際產生,不止廠商受害,必將連帶使得自由貿易試驗區的發展受到阻礙。本人就自由貿易試驗區所產生的法律糾紛如何妥處,提出以下建言。(一)首先加強落到實處,能接地氣的實際調研工作。這是擬定策略及進行所有工作的基礎。(二)按照調研的成果,量身訂作符合自由貿易試驗區特色的糾紛處理機制。必需針對自由貿易試驗區的特色,方才能真正解決自由貿易試驗區的法律糾紛。(三)由於商務仲裁機制畢竟受限於爭議雙方必需要有仲裁協議的前提,且較無強制力。而民事訴訟對於已經惡意淘空脫產的廠商,仍難達到足夠的導正與遏阻的功效。因此,對於已經達到犯罪程度的行為,仍應依法積極查辦,以期恢復自由貿易試驗區的法律秩序。(四)由於在自由貿易試驗區內所牽涉到的法律主體很有可能是不同省份、不同經濟體,甚至是不同國家的人民。彼此所適用的準據法不盡相同,加上彼此橫跨的距離非常遙遠,造成文書認證與訴訟進行耗時甚久,且調查取證也有相當的因難度。因此,全面加強彼此的司法互助係急迫且無可避免的工作。以避免不法份子利用距離遙遠等不利查緝的因素,逃避追緝,遂行其不法的經濟目的,及破壞自由貿易試驗區的目的。(五)司法互助方案必需針對訴訟進行以及犯罪追訴的全過程,擬定具體可行的細節,雙方確實遵守,提供互助,以利於彼此訴訟的進行,以及對犯罪的追訴。
這次研討會讓兩岸學者專家齊聚一堂,從不同法律專業角度切入探討,議題集中,發言踴躍,在大家發言討論中,釐出一帶一路之法律問題與可能之法律衝突,學者也就此提出相當多看法,有助於此項工作之推進,而切對於粵港澳台之合作逐步有共同認識,相信有助於未來四地法律研究之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