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犯罪,走過必留下痕跡

     最近有個座談會談到,檢察官樂見有公正的鑑識單位來協助他們辦案,不過,檢察官其實也有自己的法子來突破。
     例如,某銀行冒貸案,鑑價高得離譜,但是鑑識價報告做得天衣無縫,讓檢察官感到疑惑,卻仍難以突破。後來才發現,鑑價公司和貸款企業登記地址雖然不同,但實地訪查才知道,它們在路口轉角的兩側,位於同一棟樓、同一樓層,辦公室根本是互動的兩家「關係密切」的公司。
我當檢察長時,也出現過類似的冒貸案,當時我請檢察官比對兩家公司資料,果然發現它們的股東,董事高度重疊,兩家董事長雖不同名,但為父子關係,大股東也是親戚手足。搜索結果,又知這家鑑價公司只替兩家企業鑑價,也因此跟著查獲另一家公司的不法事證。

會計報酬,看穿簽證真假

     工程案方面,由於一般土地開發之前必須鑽探,有時候土地開發了,房子也建好了,但怎麼知道鑽探公司是否真的做過鑽探?答案是看人力和耗材是否符合實際需求。基本上,鑽孔愈多,費用愈高。可從工程款、耗材購買憑證,大致判斷鑽探報告的真偽,再搭配施工圖或日誌,檢視施工日期是否相當。

     另外,檢調偵辦企業不法案件,很容易辦到會計師身上。要了解會計師的簽證是否實在,檢察官的做法是比較公司規模和會計資料的數量,以及投入的財務會計人力、會計師工作時程是否相符。
會計師的報酬合理性也是個關鍵,一般會和會計師簽證的企業規模成正比,如果公費超高,可能被買通;超低,就很可能只是公司橡皮圖章。
     以力霸案為例,很多弊端來自董事會召開不實,可是它的董事會議資料很完整,董事也說確實有開會,但檢調並非傻瓜,也會了解制作會議記錄員工的工作性質,或任職期間是否相符;再者,比對董事的出入境資料,說不定開會當天,董事根本不在國內;還有,比對紙張、筆跡和書寫方式,如果相似性太高,就很有可能是在同一天趕製出來的假紀錄。

問題放貸,會議錄音露餡

     像銀行放貸過程有問題,也可以針對放款的審議委員會、董事會逐一檢視,包括出席者的開會習慣、所花時間、發言狀況是否與平常有異;比如,以前開會都是兩、三小時才能審完一案,碰到「出問題」的某案子,卻只花了三分鐘,而且原來有意見的人當天竟然沒有發言;會議主席的態度也是觀察重點,這可以進一步調出會議錄音來了解。另外,提送的文件齊備與否?如果明顯故意提供不完全的資料送件,也很容易被識破。

事後勾稽,小辮子藏不了

     近來發生的金融犯罪案件,外界以為檢調辦案都是「傻傻分不清楚」,但其實檢調辦理這類案件已有經驗,不會只靠口供,並不是「你講有就有,沒有就沒有。」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這也驗證一句話:「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而且這些痕跡並不像沙灘上的足跡,會因為潮來潮去而消失不見,透過事後的勾稽比對,還是會抓到不法者的小辮子。